Fun88乐天堂客户端下载

您当前的位置 : 龙泉新闻网 >> 动态新闻 >>正文
龙泉文史资料第三十一辑——

《龙渊春秋──龙泉宝剑文献资料汇释》出版发行

2024-01-18 来源:今日龙泉 记者:

  本报讯(记者 吴向东)近日,龙泉文史资料第三十一辑《龙渊春秋──龙泉宝剑文献资料汇释》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

  《龙渊春秋──龙泉宝剑文献资料汇释》由市政协主席刘赤波担任编委会主任,全书约12万字、配以珍贵老照片29幅,图文并茂。《龙渊春秋──龙泉宝剑文献资料汇释》时间跨度长、信息量大,该书的编辑出版,对研究龙泉宝剑历史、弘扬龙泉宝剑文化,进一步丰富龙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深厚的人文底蕴,加快“全面复兴剑瓷之都、奋力打造品质龙泉”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

    

       

  龙泉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素以青瓷宝剑闻名于世。龙泉宝剑创始于春秋战国时期,距今已有二千五百多年历史。据《越绝书》载:“欧冶子、干将凿茨山,泄其溪,取铁英,作为剑三枚,一曰龙渊,二曰泰阿,三曰工布。”龙泉原名龙渊,因剑得名,唐时避讳高祖李渊,改名龙泉。龙泉亦成为宝剑之代名,从此龙泉宝剑名扬天下。2006年,龙泉宝剑锻制技艺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有关龙泉宝剑的记载文字散见于浩如烟海的文献资料中,查找起来颇为不便,特别是对于身囿山区小城的龙泉宝剑本土研究、爱好者,更是不便,且不说远赴杭州、上海等地图书馆的舟车劳顿,光是各大图书馆那形如高楼的一排排书架,就让人发怵,无从下手。一直以来,龙泉文化界人士、宝剑从业者都希望有这么一本书,将尽可能找得到的有关龙泉宝剑的文献资料融于一书,以便随时查阅。

  吴锦荣先生从事龙泉宝剑研究凡30年,编著出版了《霜雪龙泉剑》《龙泉宝剑锻制技艺》《中华龙泉剑》《龙泉剑诗选》《三尺青锋话龙泉》等著作,同时,他自费购买了全套《二十五史》《中国军事史(兵器)》《中国古代兵器图集》及《辞源》《辞海》等上百册书籍;在杭州、上海、南京、广州等地的图书馆、书店、书摊,只要发现与宝剑(主要为龙泉宝剑)有关的书籍和资料,便如获至宝,自费复印或购买。在汗牛充栋的文献资料中钩沉考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历经两年多时间,以八十高龄之躯,皓首穷经,编著成《龙渊春秋──龙泉宝剑文献资料汇释》一书。

  本书内容分为上篇(历代文献记载)、中篇(历代志书记载)、下篇(龙泉剑诗文选录)组成,上起先秦,下迄近代民国时期,并加了注释,资料丰富,内容翔实,是一本研究龙泉宝剑不可多得的好书。为免遗珠之憾,龙泉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特以文史资料专辑的形式予以正式出版,以飨读者。同时也向吴锦荣先生致以由衷的感谢与深深的敬意!

  

  ——《龙渊春秋──龙泉宝剑文献资料汇释》前言

《龙渊春秋──龙泉宝剑文献资料汇释》摘选

  得十良剑,不若得一欧冶

  得十良马,不若得一伯乐;得十良剑,不若得一欧冶。

  (引自《吕氏春秋·赞能》)

  [译文]

  得到十匹好马,也不如得到一个懂得相马的伯乐;得到十把好剑,也不如得到一位懂得铸剑的欧治子。

  [注释]

  盖以有欧冶,不患无度剑。说明早在战国时期,欧冶子作为铸剑名师就已经是与相马名家伯乐齐名。

  

  欧冶子铸龙渊泰阿工布三剑

  楚王召风胡子而问之曰:“寡人闻吴有干将,越有欧冶子。此二人甲世而生,天下未尝有。精诚上通天,下为烈士。寡人愿赉邦之重宝,皆以奉子,因吴王请此二人作铁剑,可乎?”风胡子曰:“善。”于是乃令风胡子之吴,见欧冶子、干将,使人作铁剑。欧冶子、干将凿茨山,泄其溪,取铁英,作为铁剑三枚:一曰龙渊,二曰泰阿,三曰工布。

  (引自《越绝书》卷第十一越绝外传记宝剑第十三)

  [译文]

  楚王召见大臣风胡子,说:“我听说吴国有一位铸剑名师叫干将,越国有一位铸剑名师叫欧治子,这两人才艺盖世,是天下少有的人才。他们的神明上通于天,都是重节义而轻生死的人物。我愿以楚国珍宝相赠,请你去通过吴王礼聘这两人来帮我铸剑,好吗?”风胡子高兴地说:“这真是个好主意!”于是,楚王派风胡子到了吴国,去见欧治子和干将,请他们来楚国铸造铁剑。欧冶子和干将凿茨山,排干溪水,挖取到极好的铁矿石,铸成三把宝剑,一把叫龙渊,一把叫泰阿,一把叫工布。

  [注释]

  这是有关欧冶子铸龙渊剑的最早也是最完整的记载,通过楚王和风胡子的对话,说明了欧冶子铸龙渊剑的特色和剑名的由来,对龙渊、泰阿、工布三剑纹理特点的描述,是古代花纹宝剑的经典。1976年在湖南长沙杨家山的一座春秋晚期的楚墓中,考古出土了一柄钢剑,长38.4厘来,经化验证明,是用含碳量为百分之零点五左右的中碳钢锻打而成的。此剑是迄今发现最早的人工冶锻的钢铁剑。《越绝书》所记欧冶子为楚王铸龙渊剑,属春秋晚期,恰好与杨家山出土的铁剑同属一个时代。这并非偶然的巧合。历史学家李学勤在《东周与秦代文明》一书中指出:“这把剑是非常好的证据,楚国在春秋晚期确能制作质量较高的铁剑,可印证《越绝书》风胡子论剑的记载并非子虚。”又说,欧冶子为楚王铸龙渊、泰阿、工布三把铁剑的这段记载,“很可能是真实的,不能由于《越绝书》成书较晚而加以否定。”

  欧冶子干将“凿茨山,泄其溪”铸龙渊剑,这“茨山”位于何处?《越绝书》中没有记载。从欧冶子在龙泉的铸剑古迹秦溪山、剑池湖的地理成因,及其有小土山亦有(湖)水的地貌特征来看,均与《越绝书》所称的“茨山”之意相合。

  

  观龙渊其状如登高山临深渊

  毕成,风胡子奏之楚王。楚王见此三剑之精神,大悦风胡子。问之曰:“此三剑何物所象?其名为何?”风胡子对曰:“一曰龙渊,二曰泰阿,三曰工布。”楚王曰:“何谓龙渊、泰阿、工布?”风胡子对曰:“欲知龙渊,观其状,如登高山,临深渊;欲知泰阿,观其鈲,巍巍翼翼,如流水之波;欲知工布,鈲从文起,至脊而止,如珠不可衽,文若流水不绝。”

  [译文]

  剑铸成后,风胡子拿去献给楚王,楚王看到三把宝剑精光闪烁,神采不凡,非常高兴,问道:“这三把宝剑这么神异,它们的光华和神采各象征着什么?都叫什么剑名?”凤胡子回答说:“一把叫龙渊,一把叫泰阿,一把叫工布。”楚王又问:“为什么它们叫龙渊、泰阿、工布呢?”凤胡子说:“要知道为什么叫龙渊,看它的彩纹形状,如同登上高山之巅,俯视无底深渊。要知道为什么叫泰阿,看它的彩纹是何等宏伟壮观,就像从高山奔腾而下的流水。要知道为什么叫工布,看它的彩纹直至剑脊,其光华像滚动的水珠闪烁不定,流水不绝。”

  [注释]

  这段说明了欧冶子铸龙渊剑的特色和剑名的由来,其中对龙渊、泰阿、工布三剑纹理特点的描述,成为古代花纹宝剑的经典,为后世研究者引用。

  

  世称利剑有千金之价

  世称利剑有千金之价,棠溪、鱼肠之属,龙泉、太阿之辈,其本铤,山中之恒铁也。冶工锻炼成为铦利,岂利剑之锻与炼,乃异质哉。工良师巧,炼一数至也,试取东下,直一金之剑。更熟锻炼,足其火,齐其铦,犹千金之剑也。

  (引自王充《论衡·率性》篇)

  [译文]

  世人称赞利剑有千金的价值。像棠溪、鱼肠、龙泉、太阿等宝剑,它们本来是未经冶炼的、山中的一般铁矿,经过冶炼工人冶炼策造,就成了锋利的剑,难道利剑的冶炼锻造用的是特殊材料?这是因为工匠技术高明,又经过认真多次的冶炼才成功的。试拿佩在腰带下一把普通的剑,反复熟练地锻造,使煅烧的火保持足够的温度,再把它整治锋利,就如同一把值千金的宝剑了。

  

  近境有剑池湖

  邑人何澹《龙泉县志》:近境有剑池湖,湖世传欧冶子于此铸剑,其一号龙渊,以此名乡。

  (转引自清顺治十二年刊本《龙泉县志》卷之一舆地志·沿革)

  [译文]

  龙泉县城近郊有剑池湖,世代相传欧冶子曾在这里铸剑,其中的一把剑名龙渊,后来这个地方就以龙渊作为乡名。

  [注释]

  这一短短25字的记载,包含着以下三个信息:一是剑池湖的地理位置在“近境”,即龙泉县治(城)的近郊;二是早在宋代就已有欧冶子在龙泉剑池湖铸剑的世代相传的传说;三是龙泉之地名,来自欧冶子在剑池湖铸成的龙渊剑。东晋太宁元年(323),在现今的龙泉域内设置龙渊乡;唐武德三年(620),因避高祖李渊讳,改龙渊多为龙泉乡;乾元二年(759)设龙泉县,从乡名。北宋宣和三年(1121),朝廷宣诏,天下凡有“龙”字之县、乡名一律改名,龙泉县改名为剑川县。十年之后,复名龙泉县,自此龙泉之名沿袭至今。故龙泉自古有因剑而名之说。明代郭子章《那县释名》称“龙泉古为括苍黄鹤镇,其地有剑池湖,又号龙渊。唐避高祖讳,改龙泉。乾元二年,越州刺史独孤峻奏以括苍龙泉乡置县,就名龙泉,从乡名也”,即源于此。

  欧冶子庙在剑池湖前

  欧冶子庙,在龙泉县治南五里剑池湖前,相传欧冶子乃吴王阖闾大夫之子,尝铸剑于此,或谓淬剑。湖旁有古遗铁,人间得之。

  (引自《中华古籍资源库·赛宇通志》)

  [译文]

  欧冶子庙,在龙泉县南五里的剑池湖前,相传欧冶子是吴国王阖闾大夫之子,曾经在这里铸剑,或者说淬剑。剑池湖旁有古代遗留的铁,今日人们仍能得以见到。

  [注释]

  这是迄今已知有关欧冶子庙的最早记载。纂修《赛宇通志》始于明景泰五年(1454),说明欧冶子庙至少已有500多年的历史了。为纪念欧冶子在龙泉铸剑的功绩,后人在秦溪山剑池湖之北,建有欧冶子庙。今庙门首上方的石匾书“剑池古迹”四字;两旁石门柱刻有楹联“剑池旧有七星井,古庙尚遗欧冶风”。门廊两侧墙上,有彩色“古剑池图”和“欧冶子铸剑图”。庙内设欧冶子塑像,头戴金盔,身披战袍,双手持剑,威严而坐。龙泉历代铸剑匠人奉欧冶子为龙泉宝剑祖师,欧冶子庙即是剑匠缅怀和祭拜剑祖之地。

  

  

  

  欧冶子祠  陈万里摄(1928年《图画时报》494期)

     

  

  

  剑池亭 (刊登于《清华校刊》1936年2期)

  

  

  

  古剑池碑(拓片)

编辑:季靓